•  

  • 又看了一遍《social network》,更加拜倒。

    you are not a asshole  you just trying so hard to be

    影片的最后,陪审团助理对mark说了这句话。此时,facebook的两起官司已经宣告结束,均以庭外和解告终。mark一个人坐在原位,点开了EX的facebook页面,发送好友申请,一遍遍刷新……最后的这段戏又回到了影片开头所呈现信息,mark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他孤独,自怜,一直渴望得到认同,他自私,不可一世,会像普通的男生一样希望有一个不错的女友,会有自己的偶像,会希望承认错误,但这所有的一切最终还是为了获得认同,一个拥有500亿身家的年轻人,在所有的麻烦事都告终以后,只是想静下来梳理自己身边最普通的事。或许芬奇只是想用最后这件小事来告诉观众,偏执也可以是一件很炫的事情:我不是不想承认错误,只是一定要用我喜欢的方式。

    mark当然不是一个混蛋,他要做的事其实和那对双胞胎兄弟一模一样,并不是拥有facebook,而是成为世界的宠儿,就算被千夫所指,被所有人遗弃,他也要疯狂地去接近。只是mark更加自信,也更加偏执,他可以利用室友对于家禽和女人的比喻和edward的石油公式搞瘫哈佛的网络,可以利用双胞胎兄弟低级的idea想到轰动全美的facebook,感觉这是导演对于主人公非常认同的一点,即强大的侵略性和攻击性,即使以个别伤害为代价,也可以不惜一切地为自己的偏执服务。正如最后实习生将一打名片递给了mark,他却不想让肖恩帕克知道那是什么一样,上面写着I’m CEO,BITCH!,这句话是肖恩告诉mark的,可是兴许mark内心在OS,其实你也是个婊子,轮不到你来告诉我该怎么做。

    芬奇的电影总是有一种分裂的美感,近年的几部作品看似转型,实际上除了《本杰明》有点偏离他本身的路数之外,其他几部都还是延续了以往的张狂作风,也许这与他MTV导演出生有关,抓住一个亮点,就一定要百分百的炫出来。这部片子依然很像他早期的作品,冷静的摄影,灰暗的色调,只不过是用更加克制和温柔的方式来展现,这是一个导演趋于成熟的标志,即在不改变自己原有价值体系的前提下,用更加圆润的手法来获得满足。说白了,芬奇是认同马克扎克伯格的行为方式的,不然他不会在一部传记片中(其实是伪传记片)让主人公富有这么强烈的攻击性却依然让人信服。就算他被千夫所指,你依然会不自觉的对朋友说:那是个天才。天才一定要被谩骂,也一定会被瞩目,这就是一个人,也是一部电影,最美的地方,即难以割舍。还有什么比难以割舍更加牛逼的呢。

    单从摄影和剪辑上来说,芬奇早年的作品与近年的作品并无太大的差别,他一直都没有脱离主流,即使是沉闷的《十二宫》,也依然带有芬奇独有的凌厉。导演的“转型”都是拿去给媒体嚼舌根的东西,谁也不会傻逼兮兮的去做自己并不擅长的事情,他只不过用了画水彩的笔,去画一幅素描。

    有些电影即使有再高深的技巧也难以复制,如芬奇对节奏的掌控只能说是天赋,配乐的使用,剪辑的秩序,统统都在砸向同一个时间点,即最后mark百无聊赖的对着电脑刷新,没有很夸张的炫技和卖弄,所有的浮华都只是在告诉观众,他叫马克扎克伯格,一个和你一样很孤独的年轻人,他拥有facebook,拥有财富,却也会像个傻叉一样希望获得前女友的原谅。(相比之下让子弹飞的卖弄就很让人厌恶)

    you are not...you just trying to be...

     

     

  • 和朋友讨论,相较莫妮卡贝鲁奇和凯瑞穆里根,你更想上谁?他说贝鲁奇更具有欲望的猎杀性,的确不错,但这种太过激烈的荷尔蒙刺激实在有点超现实,我比较中意更加婉转和具有灵气的面目,当然是穆里根更好。之所以说到更想上谁,只是要把这种喜爱极端化,毕竟对身体的占有欲也是由喜爱转换而来。她们在面貌和身体上差距很大,才有可选的必要,假若是贝鲁奇和苏菲玛索,当然就无所谓了,这便是演员的稀有性,在一堆PS而成的完美脸庞中间有一个呲牙裂嘴的回眸,美丑不见得能分辨。

    有一种女演员纯粹是视觉上的吸引,或者说并没有特别突出的表演来打动我,诸如贝鲁奇,斯嘉丽约翰逊,海瑟薇,苏菲玛索(在《芳芳》里太美了),斯图尔特(《荒野生存》里的惊鸿一瞥),佩内洛普克鲁兹(《挽歌》里格外好看)……另一种则是美得更加复杂,更让人有读解的欲望,印象比较深的便是《时时刻刻》里的妮可,《穆赫兰道》里的沃茨,《成长教育》里的穆里根,《革命之路》里的温丝莱特……当然角色也有转换的时候,比如《迷失东京》里的斯嘉丽也很棒,《面纱》里的沃茨却很一般……这样归类太过片面,个人的观影感受千差万别,但她们至少可以说明,值得拥有的女人应当有超脱五官的美,因为谁都不想买到一本封面能让你勃起内容却让你ED的书吧。

    对穆里根的好感源自《成长教育》,去年风风火火的杀进奥斯卡女主提名说明了一切,这么灵动的表演在近几年的青年演员中已经很少见了,当时我便觉得,此妞如果真正上道了,将来必成大器。后来看了《别让我走》,并无太大的突破,好在保持了原有的水准,其它胡乱瞎萌的萝莉靠边,这才是真正的萝莉,一脸无辜睁大眼睛装萌那叫幼女。但其实,用萝莉来形容穆里根太低级了。

    说到今年oscar,《黑天鹅》的娜塔莉外界一致看好是女主的最佳人选,毕竟混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有个真正独挑大梁的片子,碰上剧本成色也足够高端,不拿奖说不过去。可是我更希望妮可加冕,那个场景应该更加轰动。

    完。海瑟薇照片一张。

  • 在北京来来回回快一年多,也尝到很多苦楚,目前的工作也并没有落到自己的长处,只觉憋屈。

    一年前最好的机会是在网易,后来是《电影世界》,《明日风尚》,后来的华谊连复试也没有去。记得其中的一位主编告诉我,你什么都好,就是没有经验。当时他简单的告诉我,一个好剧本该怎么处理,该有章法,而不是像诗。

    好歹我还在坚持,知道未来几年很重要,也相信有剧本成诗的那一天。这些幼稚的想法其实才是我的支撑,只是在它还没有实现的时候显得特别微弱。

    奇怪的是,这里满是机会,物欲,权利,无数的梦想。却好像没有时间去获得自由,每天拥堵的三四环,重复而来。

    哪座城市没关系。不着急,别怠慢。把酒言欢的日子,再远也写在日历上。

  • 转眼,威尼斯,奥斯卡,戛纳都快半岁了。

     

     

  • 其实,最初《INCEPTION》最让我感兴趣的是“意识结构内的犯罪”这个概念,这明显是诺兰的全新尝试。无论是他的处女作《追随》还是后来的《记忆碎片》,都只是在剧作结构当中进行叙述方式的把玩,当年《追随》问世的时候之所以引起那么大反响,我想主要是因为诺兰将传统意义上的多线交叉叙事进行了一定程度上的突破,也就是引入了“故事中的故事”,这个结构可以无限发展的发展下去,即“故事中的故事中的故事中的故事中……”,然后利用设计的圈套让观众一层层的进入编剧安排的逻辑,逐个遗忘上一层情节,最后再反方向进行解谜,所以《INCEPTION》的剧作在本质上其实就是《追随》的意识结构版,只是加入了大量的软科幻和支线情节,使得整个结构无法用现实的逻辑来考量(在看的过程中我也发现很多地方是无法反推的)。

     

    外媒对这部片子评价简直就是一片盛赞,归根结底也是因为诺兰将传统的2D电影结构进行了新的审视。已经有很多大牌导演将传统的多线交叉叙事(或环状叙事)发展到不能再发展,如昆汀(低俗小说),墨西哥的冈萨雷斯(21),盖.里奇(两杆大烟枪),科恩兄弟(冰血暴),包括那个曾因《暴雨将至》让人津津乐道的MANCHAVSKI,但这些影片的都是多个故事在同一平面进行网状交叉最后汇集到一个终点,故事在同一空间平行发展,而《INCEPTION》则是利用梦境和梦与现实的时间差使得下一层的故事相对上一层可以完全独立,但对于现实来说又是同时发生,让人对时间和情节产生混淆,但人物的动机却与现实保持一致。理解这类型的片子在于记清楚导演设置的核心概念,比如《INCEPTION》里梦中梦的时间差,《死亡幻觉》中的离线宇宙,无论怎样超现实,导演都会依照他的逻辑来进行阐述,这类型电影都包括现实逻辑,导演的逻辑,和剧作的逻辑,观众的逻辑,四者并不同步,所以对于观众来说也是在玩拼图游戏,我的理解是剧作的逻辑>导演逻辑>现实逻辑>观众逻辑,可是往往出彩的地方都在前二者,所以死抠情节的合理性本身就是挺二的行为。但凡优秀的导演和作品都是将剧作逻辑摆在首位,情节再简单也是如此,最好的一个例子便是《罗生门》。可是中国的电影90%都是这样来安排的,即观众逻辑=观众逻辑,只要你们掏钱买票,导演,剧本和现实都可以没有逻辑。

     

    其实在梦境的解析上《INCEPTION》还没有达到《穆赫兰道》的高度,毕竟他是一部大投资的商业片,需要放弃很多晦涩的部分让观众更加易懂,二者探讨的方向也不尽相同。看完之后我在想,诺兰的原始剧本应该是多么复杂的结构,但在荧幕上已经达到了这样的高度,已经是让人钦佩和尊敬,而我们所看到的可能也只是导演脑海中完美版本的冰山一角。

     

     

     

     

  •  

    [北京,家里的阳台,早晨五点]

    [北京.四月.上一个出租屋]